昨天,一場美國土壤修複技術引進合作儀式引來國內眾多業界人士。而記者在深入採訪中瞭解到,隨著越來越多原本在市區的污染企業搬遷到郊外甚至更遠的地方,城市“刮毒療土”的需求越來越大。
  土壤修複,正成為新的環保熱點
  對於污染企業搬遷後遺留的土地,有一個專業的說法叫“棕地”,它最早源自1980年美國國會通過的《環境應對、賠償和責任綜合法》。根據該法的規定,“棕地”是一些不動產,這些不動產因為現實的或潛在的有害和危險物的污染而影響到它們的擴展、振興和重新利用。
  “中國污染場地問題的發現,始於2000年的產業結構調整,隨後在2005年引發監管部門的關註。”南京環科所研究員、土壤污染防治學科首席專家林玉鎖告訴記者,這與當年在全國範圍內出現的一系列突發事件密切相關:某地在挖地鐵時出現了工人意外死亡事件;在另一座城市,一位拾荒者因進入已搬遷的化工廠原址撿拾廢品也出現了傷亡。這些事件,促使人們開始重視廢棄土地的污染問題。
  06年後,隨著房地產業的興起,各地土地資源日益緊缺,棕地修複問題更加突出。2012年,《國家環境保護“十二五”規劃》明確,“將場地環境風險評估納入建設項目環境影響評價,禁止未經評估和無害化治理的污染場地進行土地流轉和開發利用。”這一“禁令”,使得城市棕地的修複加速成為新的環保熱點。
  林玉鎖介紹,污染工廠關閉後,土地使用人必須首先對土壤進行調查;如果發現問題,需移交到土壤問題研究中心進一步調查評估;評估如果不達標,即需要進行修複,直到達標才可出售;如果後續要建房子,還需要通過“環評”。
  “刮毒療土”,江蘇走在全國前列
  目前尚無確切數據表明全省到底有多少污染棕地。不過,“就嚴重程度而言,蘇南是熱點,因為它工業化程度發展最早,經濟比較發達,矛盾也比較多;蘇中居中;蘇北的情況相對好一些。”林玉鎖介紹,目前他們正在進行污染場地的調查,準備對全國所有退出來的公用場地一一建檔。
  江蘇“刮毒療土”的實踐走在全國前列。近年來,從蘇南到蘇中,一個個土壤修複大項目紛紛啟動:占地600餘畝的蘇州化工廠原址;占地700餘畝的南京化工廠原址;占地600畝的南通姚港化工區原址;占地1500畝的常州化工廠原址……而此前,全省已完成近10項土壤修複工程。
  在南京燕子磯南京化工廠(俗稱“小南化”)原址,目前正在進行兩項總投資達1.8億元的土壤修複工程。
  主導這項工作的南京市江南小化工集中整治工作現場指揮部副指揮長嚴蘇揚介紹,這塊土地經過嚴格招標,“北京建工”和“上海康恆”將採用不同的方式進行修複。“目前他們正在進行前期準備,進場後150天要完成修複。”修複後的土地將用於開發建設住宅、商業用房和道路。
  目前,有數十家土壤修複公司活躍在江蘇。在省污染場地修複專業委員會秘書長魏黎看來,江蘇土壤修複需求較大,不僅是因為棕地較多,更主要是跟江蘇經濟比較發達、政府的環保意識較強有密切關聯。
  治土難於治氣,不宜急於求成
  不過,土壤修複的難度相當之大。林玉鎖坦言,土壤修複肯定比大氣問題、水問題要複雜,因為它是個複合型問題,包括大氣、水、土壤等多個問題,最終所有的污染都會落在土壤里。
  技術,無疑是制約土壤修複的一大難題。江蘇大地益源環境修複公司總經理辜曉平告訴記者,成千上萬種不同的污染物,都需要對症下藥,技術難度很大。“我們曾經做過常熟的一個場地,主要污染物是氯丹和滅蟻靈,對其中中低濃度的部分,我們採用的是化學氧化的方式,但做了3遍才達標。”他認為,目前,國內還缺乏成熟的土壤修複技術,正因為此,該公司昨天與美國TPS公司簽定了兩項新型土壤修複技術的知識產權授權協議。
  除了技術難題,辜曉平坦言,修複時間也是比較大的挑戰。由於政府往往只給短短數月的時間,技術含量極高的土壤修複幾乎成了“土方工程”——將土一換了之,而治本的生物修複很少被採用。因為如果採用種黑麥草吸收污染因子這樣的生態修複,需要的時間可能長達一二十年。
  採訪中,林玉鎖特別強調,土壤嚴重污染之後,要想讓土壤修複到原先未污染的狀態是不可能的。“就像人得了小毛病,可能過一段時間就好了,但得了癌症,就很難恢復了,只能將生命維持下去。從這個角度來說,任何土壤修複都不能恢複原狀。我們目前的重點就是儘力修複土壤,降低風險程度,但不影響土地整體的利用。”
  本報記者杭春燕  (原標題:“刮毒療土”不宜急於求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oc50ocrkfq 的頭像
oc50ocrkfq

熊貓

oc50ocrkfq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